• 黄子韬穿粉色运动服跳舞 Ella夸赞像水蜜桃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一、有无抽象思维的必要 音乐欣赏是否需要给抽象思维留有位置?对这个问题有些中学音乐教师的认识是不确切或不明确的。他们通常把学生失去欣赏音乐的兴趣归咎于用抽象思维的方式思考音乐认为欣赏音乐只是感性体验的事中学生年龄段不适宜讲抽象的理论知识。教学应突出直观性。他们讲述音乐喜欢从标题着眼把想象中的视觉形象描绘得有声有色或者讲一个天花乱坠的故事让学生按图索骥。有位教师讲解门德尔松的《春之歌》精确到指明第一小节第二拍第三个分音符升处冰雪开始融化。另一位教师不无自信地宣称《梁祝》的每一小节他都能讲得出故事。一些老师喜欢这样提问学生“从音乐中你听到了什么?”于是在语文、数学等课上表现得思维老到的高中生不无幼稚地答道“我听出了河流”或者“一片树叶掉在水中激起了涟漪”。这让人想起拉法格在《思想的起源》中讲到的原始人他们没有硬、软、热等抽象概念只能用石头、月亮、太阳这类具象的客体来比拟。然而从《沃尔塔瓦河》中听出河流和从《水中倒影》中听出水中倒映的物体就象杜夫海纳所指出的从德彪西的《大海》中听出波涛这种对音乐的理解与不懂音乐的音盲的理解并无差异而与音乐审美力却相去甚远。 苏联教育学专家、心理学家赞科夫认为现代心理科学并没有为“儿童思维要具体”的结论提供任何根据他并不否定直观在小学生思维中的巨大作用但他认为不能把直观形象的表象看作是学龄初期儿童思维的主导成分。相反他指出只有抽象和概括方面的进步才能首先表明学龄初期儿童的思维里所发生的变化。(注李玢《世界教育改革走向》第页中国社会科学版。)小学生尚且需要克服思维中固有的片面性高中生为何就该在音乐学科中轻视理论知识的主导作用呢? 诚然形象思维是音乐欣赏的重要思维方式人们欣赏音乐时往往不很明确但却敏锐地感到音乐形象中有某种东西、某种意义打动和吸引自己这是一种美感的直觉能力。但这不等于说音乐欣赏只需要单一的思维方式。思维科学告诉我们抽象与形象两种思维方式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结合为用的扬长避短各显其能。其生理依据是人类左右脑半球之间有两亿条排列得很规则的神经纤维每秒钟之内可以在两半球之间往返传输四十亿个神经冲动共同完成思维活动。 美国作曲家科普兰在《怎样欣赏音乐》一书中把音乐欣赏分为共时性的三个阶段在其中第三阶段即“纯音乐的阶段”里听赏者“必须更有意识地聆听旋律、节奏、和声及音色。尤其重要的是为了追随作曲家的思路必须懂得一些音乐曲式的原理。因为作曲家为了谱写自己的乐曲也必须进出于自己的乐曲时而为它所陶醉时而又能对它进行冷静的批评。”在《怎样欣赏音乐》一书中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篇幅是在讲述音乐的表现手段。 各门艺术都有其形式结构方面的要求音乐作为一种抽象艺术在这方面最为突出和严格。对音乐形式因素方面的思索评价当然是逻辑思维 。音乐的旋律、节奏、和声、音色等形式因素并不仅仅是感性材料而是经过理性的组合后成为审美体验的载体这种载体可以是形象的也可以是非形象的。自律性的音乐更具抽象性但比那种负担着表象效能的他律性音乐在诉诸人的感受性方面毫不示弱甚至更直接、更强烈、更深刻。斯特拉文斯基甚至指出在音乐理解中只存在着对“手段”的理解而无有他哉!这种观点是否失之偏颇姑且不论至少它强调了音乐理解的一种重要方式。审美教育实践与经验告诉我们一个能用概念性的音乐术语正确描述音乐的结构逻辑的学生比只会随心所欲地用具象的客体比拟音乐的学生在对音乐表现手段的关注上要更投入因而对音乐的理解有更多“音乐的”凭附。在审美观照的活动中他们往往可以超越音响的客观实在和表面形象把握住充溢着生命的音乐内涵的独特传达方式感受到充分反映出艺术家创作个性的审美体验。这种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珠联璧合的境界不正是音乐欣赏教学所追求的吗? 二、如何看待审美的主观性 俗话说趣味无争辩。一位中学音乐教师在黑板上抄了一个公式审美逻辑=有个读者就有个哈

    上一篇:[迎新进行时]教授来当新生班主任图文

    下一篇:没有了